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vip,古代的乱伦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侯凤舞凝望眼前熊熊烧起来的木棺,王狄立于她身后。碧龙和紫雀则负责将其余的门众解散。这对师兄妹合作惯了,应付许陵如是,以后的亦如是。

    碧龙很清楚凝霜的心意,并不含糊,拉了紫雀便走,以他的身手,要到那里去都不是问题。

    魔门真的完了。但斗争将仍是没完没了。

    这是人的无知,还是人的本能?

    死去了的韩琼、侯龙飞;向紫烟、韩瑜、还有他王狄,无论魔门名门,不也是一个个的被出卖,一个个成为斗争的牺牲品?

    侯凤舞一直没有说半句话,神情平静。

    王狄心中不由对这位魔门圣女有了新的印象,昨天他看着她将侯龙飞的尸首细心细意地洁净后,又费尽心机地为兄长粉饰棺林,那一刻的她,只像个痴恋着哥哥的妹妹,那里像个心狠手辣的魔女?

    直到现在这刻,她脸上脂粉尽去,一身纯白的素服,长发也没作任何粉饰,竟有种出尘的美态,与向紫烟、凝霜等相比亦毫不逊色。

    王狄看着她将哥哥的骨灰收进一瓷瓶之中,道:「你有什么打算?」

    侯凤舞苦笑地道:「你是否觉得我的种种作为都很可笑呢?到头来,却都只是一场空。」

    王狄微笑道:「每个人生下来就只会追求自己所爱,侯姑娘又岂会例外?」

    侯凤舞默然片刻,忽娇笑了起来,道:「王狄你不是和我有过肌肤之亲吗?

    为何忽然叫起侯姑娘了?」

    王狄耸肩道:「但你予我的感觉是:我不再认识你,跟那时的你换了人。对了,你还未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侯凤舞转过身来,望向他道:「你不恨我吗?我曾下手杀你,只是失败了而已。」

    王狄微笑道:「我既死不了,那你的罪名亦不成立,说到底我该是讨厌……

    不,是懒得找人报仇的那种笨人。」

    侯凤舞轻轻道:「我真弄不清楚何者是笨何者是聪明了,或许,看见你总是一派悠然自得、了无牵挂的模样,你是更值得羡慕的人。」

    王狄仰天笑道:「最值得羡慕的该是韩瑜那小子!天下美女几乎都尽归他所有,唉!可惜凝霜就是看不上我这笨人。」

    侯凤舞横他一眼,道:「凤舞比之韩凝霜、向紫烟她们又如何呢?」

    王狄听得一阵砰然心动,眼神不自觉的落在她玲珑的曲线上,吞了一口咽沫道:「平分春色、各擅胜场。」

    他曾与她有合体之缘,很清楚当她要刻意诱惑男人时,会是迷死人的精灵。

    目光却落在她手中的瓷瓶上,道:「可是……」

    侯凤舞玉手轻触瓶身,道:「我的希望已经没了,剩下来的只有回忆。」

    王狄移了过去,欣然道:「也对,人的眼睛看的,该是未来的事才对。」

    侯凤舞道:「你的芳儿呢?不怕她反对吗?」

    王狄微笑道:「她不会反对的。」

    侯凤舞白了他一眼道:「男人总是喜欢这么霸道吗?」

    「错了!」

    王狄严肃地修正道:「这是默契,由男女间了解而来的默契。」

    二人对望一眼,同时笑了,一个由伤心里解脱、释怀的笑、一个是为自己幸运而笑,如此佳人,天下间再如何寻去?

    桃花纷飞,一片落在碧潭上荡起阵阵涟漪。

    当年曾与韩琼游湖看花的向紫烟已不复存在了,剩下来的是一个污秽的身体和一个破碎的心。

    如落花、也如柳絮,心头剩下的,只有茫然若失。

    眼泪再次在向紫烟美目中滑落,就在这一刻,一道强而有力的臂弯从后面将她紧抱着,还替她擦去了脸上的泪。

    「抱着我,紧一些。」

    她双手很自然地紧搂着这臂弯,他身上的气味予她一种安稳的感觉,那纯是一种无助的女性对男性的依赖吗?

    两次被种下朱血内丹令她的内力大损,日以继夜的凌辱,更是将她的自尊彻底摧毁。

    向紫烟站了起来,回过头来,俯视着正以爱怜眼光看着她的儿子。

    「这几个月来发生的事你都知道了?」

    韩瑜看着娘亲,叹道:「既然是可怕的回忆,那为何要把它重提呢?」

    向紫烟轻轻道:「我不是要逃避,而是要克服它。许陵的确曾令我的身体感到前所未有的快乐,在你的爹身上,我也从未体验过。」

    韩瑜听得大为惊讶,一向庄重的娘亲,竟然在自己的面前,将男人在床上的本领比较起来,道:「可当时娘亲不是身中内丹吗……」

    向紫烟平静地道:「虽然如此,但我当时是清醒的,我很清楚,也很明白为何自己身体会有如此大的反应。娘亲是甘心情愿地被他污辱的。」

    「娘亲……」

    向紫烟探手解开自己的衣衫,道:「娘亲己不再是什么紫烟仙子,而是一个淫娃荡妇,瑜儿是否会鄙视我呢?看。」

    在儿子错愕的目光中,向紫烟全身衣服尽数褪下,露出丰满雪白的身体,那双美乳在日夜不断地刺激下,显得更是高耸入云,鲜红色的乳晕竟已澄兴奋的状态,玉户处隐隐可见点点蜜液。

    向紫烟凄然笑道:「娘亲是否很淫荡呢?单是被儿子拥抱,身体便有如此的反应。看……」

    说罢伸手往自己一对豪乳上,轻轻一挤,只听得「啧」的一声,一道白色的汁水,在饱满的乳尖喷出,溅到地上。

    韩瑜看得目瞪口呆,不能相信娘亲身上的变化。

    小嘴中轻吟一声,玉户间竟随即流出一股蜜液,沿大腿缓缓流下。

    向紫烟微红的脸颊上现出一丝哀戚的笑意,道:「看……娘亲的身体,就是变得这样的丢人……唔……」

    说罢两腿一软,跪坐在地上,美目现出情欲的火焰,轻轻道:「对不起,娘亲忍不住了,要在儿子面前手淫了……喔……」

    修美的大腿在韩瑜面前分了开来,现出春水泛滥的美屄,纤细的玉指在茂密的丛林下细细抠弄那两对鲜嫩的花瓣,另一手则用力的揉弄自己的玉乳,一阵阵哀吟娇喘,全都传进了儿子的耳中。

    「喔喔……瑜儿……」

    向紫烟在自己的抚弄下,脸如火红,媚眼如丝地看着眼前的儿子,香舌还在唇上轻轻舔着,嘴角滑出一道道的津涎,神情妖艳无伦,秀眸中闪烁着放浪的光芒,勾慑着韩瑜的三魂六魄。

    「嗯……喔……瑜儿……娘亲……要丢了……真的丢了……啊……」

    向紫烟一声高声娇吟,玉指猛地一阵用力的摩擦,玉臀故意在儿子前高挺起来,玉户处阴精猛喷,那情景韩瑜看得一清二楚。雪白的身体随即软倒,倒在韩瑜的身前,美目中现出茫然。

    「娘亲……」

    韩瑜正将娇弱无力的向紫烟扶起,凝霜、凝雪也不知在什么时候开始在旁窥视,这时再忍不住了,闪身出来,将娘亲抱了起来,将她挨在两女之间。

    向紫烟娇喘道:「霜儿、雪儿你们什么都看到了吧?」

    凝雪因娘亲的失常而一阵伤心,俏目微红道:「那一定是那什么朱血内丹的后遗症……」

    向紫烟轻轻摇头道:「那是因为我想起许陵,想起他淫恶的手段,身体……

    身体才会兴奋起来……」

    凝霜道:「那要是小瑜能够予娘亲更大的快乐呢?」说这话,自己也是俏脸一红,对她来说,这等事实在太羞人了,可是为了助娘亲克服心魔……

    向紫烟伸出手来,抚在儿子的脸上,道:「瑜儿不曾学过什么床第之术,要在挑情手段上胜过许陵,怎么可能呢?」

    韩瑜道:「我在桃花水楼修习万花功时倒曾学过一些闺房之术,娘亲……」

    向紫烟美目中闪过兴奋之色,腻声道:「娘亲的身体就在这里,尽管使出来喔。」语气充满了诱惑之意,她还需要什么矜持呢?

    凝霜和凝雪对望一眼,各自站了起来,在韩瑜惊讶的目光中,将自己白玉般无暇的娇体脱得一丝不挂,三具巧夺天工的美丽女体可谓各擅胜场,娘亲丰满美艳、姐姐纤长清丽、妹妹巧俏玲珑,令韩瑜目不暇给。

    「喔……你们……」

    向紫烟和两个女儿同时平躺草地上,霜雪二女一左一右的吻上了娘亲细巧的耳垂。加上韩瑜双手,六只手同时在向紫烟丰满动人的胴体上,刺激她最敏感的部位。

    向紫烟那对更加成熟的豪乳在两女温柔的玉手下化成各种形状,曾喂哺了两女的乳头不堪玩弄地化了开来,闪着银光的津液缓缓流下,它的主人则发出阵阵诱人的啼叫喘息,似在要求两女更尽情地玩弄她。

    韩瑜看着在娘亲在姐妹二人的挑逗下再次动情,将一道温柔的纯阳气自他指尖导入,传到娘亲花房中的会阴之中,向紫烟高亢的娇声在他的逗玩下几没停下来的空间,全身如置身云上,浑然不知飘往何方。

    「喔……嗯……啊……」

    向紫烟的身体在经历两次中丹毒后已变得异常敏感,单是两女两条小舌对她丰乳那温柔的逗弄,已使她娇吟连连,胯间犹如火烧,爱液如潮的流出,顺着儿子的指尖滴下,韩瑜的抚弄更是教她疯狂。

    「喔……瑜儿……快……进来……啊……!」

    向紫烟还未满足,她半闭半开的美目的目光飘到韩瑜的巨阳上,渗着津液的小嘴里发出淫荡的呼唤声。

    韩瑜笑了笑,却不回答,将脸埋在娘亲的腿间,在湿得不成模样的玉户上展开他纯熟的舌功,凝霜见状,玉指移到娘亲的腿间,用指头轻拂着她细嫩敏感的肌肤,让弟弟的挑逗更是事半功倍。

    「啊啊…瑜儿……怎么这么厉害……喔喔…娘快给你弄疯了……唔喔……」

    那边的凝雪则是俏脸一红,受那淫靡的气息影响,吐纳也急促起来,看着娘亲如痴似狂的浪态,芳心想着要是被哥哥的舌头舔在自己身上,不知会有何种美妙的感觉呢?

    「啊啊--娘……要丢了……喔……啊啊啊……!」

    听着娘亲越来越高的娇啼声,凝霜凝雪连忙用小嘴在娘亲高耸的乳蒂上用力吸啜,只听得一阵阵声响,韩瑜则以舌头轻轻一翻,过剩的蜜液立即溅了出来,舌尖再顶在花房中贲起的蓓蕾上。

    「喔……瑜儿……好美……啊啊啊……死了……」

    向紫烟身上「啧啧」连声,在连声尖叫中,体内甜美的乳汁、酸涩的阴精同时喷泄在三个儿女的嘴里,凝雪凝霜尤自舔着唇边的乳汁,胯间因兴奋而一阵阵微微发烫。

    向紫烟己是全身发软,瑜儿成功了,在刚才的一刻,她甚至忘记韩琼,完全在儿子的舌功中神魂颠倒,但当她看到正粗犷的喘息着的儿子,那源自雄性的野性目光,她才知道,刚才只是个开始。

    韩瑜没有说话,挺起了在纯阳气的改造下更可怕的巨物,分开了娘亲春潮泛滥的两片鲜嫩花瓣,它们虽历经众人的蹂躏,但色泽始终如桃花般红润。

    「太大了……」

    向紫烟惊讶地看着儿子的宝贝,只觉得它比之以前更是巨大可怕,忍不住身子一缩,一阵又是害怕又是兴奋的矛盾感觉涌出心头。

    「嗯……」

    霜雪两女芳躯忽地一颤,却是韩瑜的手摸上了她们的粉臀,那灼热的触感令她们瑶鼻中吐出一声轻吟,她们的欲火也渐渐燃起,此刻看到韩瑜男性的象征,脸上更是一红,生出女性的欲望。

    「啊……啊……慢点……」

    向紫烟轻轻娇吟着,单是那硕大的前端已教她受不了,凝霜见状,探手到娘亲被男根撑开的小屄前,在勃起的花蕾上轻轻抚弄着,小嘴轻轻噬着她敏感的乳尖。

    「啊啊……」

    韩瑜一直默不作声,忽突如其来的,胯间的巨物和两手的中指同时突进,探入了三女的美屄之中,弄得三女同时失声叫了出来。

    「啊!娘亲要被你撑开了……」「嗯……哥哥……好坏……」「喔……小瑜……你……」

    三女回过神后,不约而同、双目含嗔地回眸看他。看着堪称三张世上最美的脸庞,韩瑜心头生出一阵要将三女彻底征服的欲望,刚才的动作更是变本加厉,转眼间三女已是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