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vip,极品好儿媳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就在这功夫,突然,防盗门传来被打开的声音,一个熟悉的声音喊道:“小雨,我回来了。”

    罗明突然回来,这让正抱在一起的老旺和秦雨吓的魂飞天外。

    比起上一次在卫生间更加危险,要知道,上次在卫生间真的是误会,即便丈夫发现了,还有解释的余地。这一次呢,自己刚刚给公公吸出来,可谓是罪孽深重啊。

    秦雨一时间吓傻了,这时候,罗明已经放下公文包,开始换鞋,“小雨,我爸爸没在家吗?”

    老旺在经过一阵暂短的大脑空白后,立刻醒过味来。他心里清楚,绝对不能让儿子发现自己和儿媳妇的事情。不过,看样子儿子要进屋来了。自己要逃走,显然不行了。

    为今之计,自己赶紧躲起来。老旺情急之下,抓起自己的裤衩子,光着屁股躲到了窗帘后面的飘窗上。

    因为窗帘厚,飘窗也挺宽敞,拉严实窗帘不来看的话,真的不知道上面藏了个人。

    老旺刚藏起来,罗明就推门进来了,看到妻子赤身裸体的样子,罗明先是一怔,随后一笑,走过来抱住娇妻,“小雨,你这小骚货,我不在家自己受不了,一定又在搞自己?我爸爸呢,不在家吗?”

    秦雨这会儿也醒过味来,悠然一笑,抱紧罗明,娇嗔说:“你爸爸要是在家,我敢自慰吗?爸爸去刘大爷家吃完饭了。估计要杀几盘象棋才回家。对了,老公,你回来也不打个招呼?”秦雨把肉体靠在罗明的怀里让他搂着。

    罗明摸着娇妻丰满的身体,立刻有了反应,一边脱衣服一边说:“老婆,我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吗。我的大客户,明天要来我们公司考察了。我的产品已经入围了,一共有三家公司入围,我们公司很有希望。这笔业务要是干成了。我至少挣十万。”

    秦雨高兴地抱住罗明,“老公,你真厉害。好好跟我说说,这笔业务怎样谈的?”

    罗明脱光衣服,摸了摸自己挺翘的肉蟒,押到妻子身上说:“先不谈工作。老婆,出差好几天了,真的好想操你,先操一回再说。”

    秦雨拦住说:“老公,你先去洗洗嘛。”

    秦雨担心藏在窗帘后的公公被发现,就设法让罗明先去洗澡,公公可以趁这功夫离开。

    谁料,罗明来了兴致,抱住秦雨纤细的腰身,用力一挺。“噗嗤”一声,整条巨大的肉蟒,—下在全部捅了进去,顶在秦雨幽谷甬道尽头那一团软肉上。

    “老婆,等不了了,必须先操完再说。”罗明说完就全力抽起来。

    看到罗明已经进去了,秦雨只好先逢迎他,等他干完再去洗澡。

    “啊!好深啊,老公用力干我……”秦雨被罗明猴急的快攻轰得浑身打颤,幽谷甬道中像是猛然受到电击一般也是一阵痉挛,本就储备充足的春水更是从各个角落狂涌而出,她长长地吟唱了一声,抱紧了罗明。

    罗明双手抱住秦雨的屁股,固定好方位,先慢速的抽chā,一下下顶戳着娇妻的幽谷甬道最深处。在和幽谷甬道强烈摩擦下产生的快感,使两人同时大哼出声。

    罗明的—次次的进出娇妻狭窄的幽谷甬道,进则全数到底,出则只余蟒头,在快感的迫使下,秦雨幽谷甬道猛然纠结起来,四壁一起往中间挤压,使通道更加紧密,但在如泉水般泻出的的滋润下,罗明的仍然可以毫不费力地在花径里面任意地驰骋,戳得秦雨奇爽无比。

    “老公,我……我快不行了……快不行了……啊!好老公……啊……啊——”秦雨在连番高潮降临前的片刻,用尽全身的力气把下身挺了几次,然后,发出一种类似频死的悲鸣之后,如同一团烂泥巴一样瘫软下去。

    罗明还没有全部发泄,无暇理会娇妻的求饶——罗明将秦雨拖至床边,拇指在那颗勃起的珍珠上捏了两下,抄起娇妻肉光致致的、白嫩的大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望了一眼完全暴露在自己攻击下的迷人的洞,一挺腰,将粗长的插了进去。

    坚挺的肉蟒在泥泞的幽谷甬道中快速抽chā,每次都戳到娇妻的花心,“啪啪”的肉体撞击声不绝于耳,秦雨的呻吟一声高过一声,如同在风浪中的一叶扁舟,尽情享受着暴风雨的蹂。躏。

    狂风暴雨之下,立刻将她整个的灵魂冲击得支离破碎,只觉得自己身上软绵绵的,仿佛躺在云端,任由轻风将自己带上幸福的天堂。

    秦雨娇躯连连颤抖,蜜汁狂泻而出,浇洒在侵入花房的蟒头上。罗明被她烫的精关失守,蓄积已久的岩浆从马眼中喷射出来,浇灌那片肥沃的土地。

    他压着秦雨休息了一会,便把秦雨翻转身,让她趴在床边上,把再次勃起的大肉蟒,从后面进入娇妻的身体。

    “老公,你还要啊?”秦雨有点担心。

    罗明说:“老婆,我们玩个花样,玩完了再去洗澡。”罗明一边用劲的抽chā着娇妻,一边欣赏她美丽的肉背。雪白无瑕的玉背,不但曲线玲珑,而且柔滑如丝。臀部高高的竖起,两片肥美的臀肉充满了弹,中间的菊花更是精致。

    小小的菊花微微的一张一合,像向罗明眨眼似的。罗明忽然把全根抽出,而且停了下来。秦雨正在兴头上,突然下身一阵空虚,自然开声抗议。罗明坏笑一声,飞快地重新插入。

    “哎唷!”秦雨痛得大叫,原来罗明将他的插进了自己的后庭菊花。

    “好痛呀……坏蛋,你搞什么鬼?不要插那里……”正在说着,从胀满的直肠中却传来一阵异样的感觉。除了刚插入的那一下子很痛之外,跟着来的竟是另一种快感。秦雨不再抗议,还主动地扭动起来屁股,让直肠旋转着迎合丈夫的强力轰击。

    秦雨的反应,连罗明都有些讶异。他一直认为秦雨从来没有菊交的经验,自己进去后,她肯定不能适应。谁料,

    才初插入,她竟然可以完全接受,甚至是有点享受呢!

    “我的老婆真是绝妙的尤。物!太棒了!”罗明连忙收拾心神,一面趴在娇妻光滑的毕,探身下去用手捏弄秦雨丰腴的雪峰,一面腰部更加用劲的挺动着,每一下都用尽全身的力量插入,把秦雨迫在床头的边沿狂叫。

    终于,罗明一泄如注,岩浆爆入娇妻的菊花中。然后,罗明拉着娇妻一起去卫生间洗澡了。

    这一切,全都被近在咫尺,藏在窗帘后的老旺看的一清二楚。今天,不但头一次这样近距离看儿子和儿媳大战,而且还看到了儿子插入儿媳妇的菊花。这样新奇的方式,老旺以前只在小说里看见过,头一次亲临目睹,更是刺激得不得了。

    “儿媳妇好像还挺享受呢,插她那个地方她也会舒服?”老旺萌发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心里暗想:“以后找机会,我也要试试插菊花的味道。”

    趁着儿子和儿媳妇去卫生间洗澡的功夫,老旺赶紧溜出儿媳妇的卧室,假装自己刚回家。把防盗门咣当!重新关了一遍。然后喊道:“小雨,谁在卫生间啊?”

    刚才这一切,全都被近在咫尺,藏在窗帘后的老旺看的一清二楚。今天,不但头一次这样近距离看儿子和儿媳大战,而且还看到了儿子插入儿媳妇的菊花。这样新奇的方式,老旺以前只在小说里看见过,头一次亲临目睹,更是刺激得不得了。

    “儿媳妇好像还挺享受呢,插她那个地方她也会舒服?”老旺萌发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心里暗想:“以后找机会,我也要试试插菊花的味道。”

    趁着儿子和儿媳妇去卫生间洗澡的功夫,老旺赶紧溜出儿媳妇的卧室,假装自己刚回家。把防盗门咣当!重新关了一遍。然后喊道:“小雨,谁在卫生间啊?”

    秦雨马上配合说:“爸爸,罗明回来了,我们在洗澡。”

    老旺提高声音说:“那你们先洗,今天真过瘾,连赢了老刘五盘棋。他一盘都没赢我,哈哈。”

    罗明说:“爸爸,你想起这样厉害,真应该参加势力的比赛啊。拿名次还有奖金呢。”

    老旺回答,“我下棋都是野路子,比起人家那些专业棋手就不行了。不过,对付老刘没问题。哈哈。”

    这件事就这样蒙混过去,老旺回自己房间踏踏实实睡觉去了。

    第二天,罗明早早去公司,准备迎接省城的大客户来公司考察。临走时候,罗明嘱咐老旺,“爸爸,你还是继续跟踪小雨,我总觉得她不对劲,昨天晚上给她电话她竟然关机了。还告诉我手机没电了。你给我盯紧点。”

    老旺其实挺不愿意再继续跟踪儿媳妇,可是,儿子非要他再坚持几天,老旺只好答应。

    老旺说下楼去遛早,实在偷偷来到公交车站,他戴上口罩,混迹在等公交车的人群中。

    很快,儿媳妇秦雨从小区走出来了,秦雨依然是一身蓝色职业裙,显得十分干练。老旺把身体隐藏起来,不让秦雨发现自己。

    公交车很快来了,可是,令老旺感到奇怪的是,秦雨并没有上车,而是东张西望。

    “难道她发现我了?”老旺赶紧把头低下,扭向一边。“她为什么不上车,好像在等人?”

    这时候,一个学生装束的男生从远处跑来,跑到秦雨身边,笑盈盈地说:“秦老师,早上好。”

    秦雨冲韩勇点点头说:“韩勇,你今天来晚了哦。快要考试了,你这段时间学习要抓紧哦。”

    叫韩勇的学生挠挠头说:“对不起老师,我今天确实迟到了一些。保证明天不会了。”

    又等了五六分钟,又一辆公交车过来了。秦雨和韩勇先上车,老旺随即跟着人流上了车。

    公交车开往学校的路上,老旺突然发现,那个叫韩勇的学生,他的裤子竟然支起来老大的一个帐篷。而且,那个帐篷的前面就是儿媳妇秦雨的宝蓝色职业裙,老旺心里很气愤,“这个韩勇怎么可以这样?趁着车上人多,占了老师的便宜。那个东西长时间顶着秦雨浑圆挺翘的玉臀,不硬才怪。”

    “这可不行,我绝不能容忍任何人欺负小雨。”老旺安息下决心,可是,他心想:“我要是这样提醒韩勇,他一定不会承认。而且,我以后也不可能每天都陪儿媳妇去学校。而这个韩勇却会每天跟老师一起上学。”

    “有了。”老旺努力挤到韩勇的身后,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角度,让自己背向着韩勇,然后悄悄拿出手机,开始摄像。“我拍下你的证据,看你还有何话说?认错态度好,我就饶了你。认错态度不好,看我怎么收拾你。”

    从家到学校,大概二十分钟的距离,这趟车的乘客很多,拍摄过程中,老旺也无法看到韩勇有没有对秦雨进行骚扰。只能下车后再进行查看。不过,这二十来分钟时间内,似乎没有异常,如果韩勇在后面悄悄侵犯秦雨,她应该有察觉。

    “也许就是自然拥挤?”老旺下车后,就找个僻静的地方,打开手机迫不及待地看起来,公交车停停走走,韩勇和秦雨之间的身体接触不可避免,没多少时间,韩勇的裤子就支起了帐篷,可是,这样的接触,自己真的没有办法把韩勇怎么样。

    老旺耐心地往后看,大约七八分钟后,韩勇终于忍不住了,他先是用手背轻轻抚摸了老师的翘臀,随后这个看上去老实巴交的学生,竟然把老师的裙子轻轻撩起来,因为车上人太多,从上面看视线都被挡住,什么都看不到。谁也不会发现他的举动。

    “这小子,果然不老实,竟然在公交车上,偷着摸我儿媳妇的屁股,这还了得?”老旺暗自咬牙,“就冲这一点,我就能去法院起诉你。”老旺耐着性子往后看,他又发现,韩勇竟然把裤子拉链拉开,把年轻而坚挺的大肉蟒悄悄探入秦雨的裙子中,老旺的手机正好动了动,镜头瞥见韩勇的脸,他的脸色有点慌张,有些兴奋。

    老旺气愤中夹带着一丝兴奋,他回忆起那一次,自己在公交车上,用这玩意顶着秦雨的美妙感觉,不过,这个韩勇更表态,竟然直接掏出来,他该不会在车上直接插入儿媳妇的身体吧?

    老旺有点奇怪,韩勇这种小动作,她不可能没有察觉啊,秦雨怎么无动于衷啊,是没有发现,还是故意纵容?老旺现在无法确定,韩勇把他的坏根放入秦雨的裙子后,在里面干了些什么?是没有实质性的接触,只是这个邪恶少年的龌蹉假象?也许他只想通过这样方式宣泄一下自己对老师的爱慕之情。或者,秦雨纵容他在里面肆意做任何动作,也许这小子,趁着车上人多拥挤,大家视线受阻,趁机插入老师身体。

    现在有了韩勇的犯罪证据,下一步就是如何让韩勇这小畜生妥协,我如果去学校找这个小子,逼他承认自己今天干的龌蹉事,他一定会吓尿的。关键是怎样把他找出来?门卫一定不让我进去啊。

    灵机一动有了主意,老旺来到学校大门口,对门卫说:“我找我孙子。”

    门卫见老旺是衣着朴素的乡下汉子,就问:“你孙子谁啊?”

    老旺说:“我孙子叫韩勇。我找他有点急事。”

    门卫问:“哪个班的?我给你叫一下。”

    老旺说:“不知道啊。没听我孙子说过哪个班,不过我知道,他们班有个老师叫秦雨。”

    门卫点点头,说:“知道老师姓名也行。你等着啊,我得按照程序办事,先跟学校教导处说一声。”

    门卫拿起电话开始联系,老旺耐心地等着。

    大约五六分钟后,韩勇还真的从教学楼里走出来,来到大门外,看看老旺皱起眉头,心里暗说:“这谁啊?刚才老师告诉我,说我爷爷来找我,在大门口呢。可,这人我咋不认识,会不会找错人了?”

    韩勇正打算转身回去,老旺冲他招手,“韩勇!”

    韩勇见老旺竟然叫出自己的名字,就走过来问:“大叔,你叫我?”

    老旺点点头说:“韩勇,我找你有点事,我们那边树林里去说吧。”

    韩勇皱起眉头说:“我都不认识你,你找我什么事?我还要回去上课呢。”

    见韩勇要走,老旺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厉声说:“韩勇,你小子胆子挺肥啊,竟然在公交车上对秦雨老师性。骚扰?我们今天就谈这事。”

    韩勇吓了一跳,脸色骤变说:“大叔,你没搞错啊,我没有骚扰秦老师啊。”

    老旺拉着韩勇来到距离学校一站地的树林,“韩勇,你不承认也不要紧,我要是把这东西交给警察,警察一定会相信我说的话。”老旺打开手机,给韩勇看了一段录像。那段录像正是韩勇在公交车上,猥亵秦雨的视频。

    看了这段视频后,韩勇的脸一阵青灰,脑门上冷汗也冒出来了,他万万没想到,老旺竟然跟踪自己,偷拍了自己。今天早上,他确实趁着车上人流拥挤,站在老师身后干了一些坏事,现在,罪证确凿,如果老旺去法院起诉自己,自己肯定要坐牢的。

    “你,你是谁?为什么偷拍我?我和老师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啊?”韩勇颤声问。

    老旺冷哼一声说:“韩勇,老实告诉你,我是秦老师的爸爸!”

    韩勇听后,顿时吓坏了,带着哭腔说:“大叔,我……我错了,你能不能放过我?我可以赔你钱。”

    老旺冷着脸说:“我现在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