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vip,极品好儿媳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今天是李麻子老爹的七十大寿,李麻子在家中大摆盛宴,招待来给老爹做寿的宾客。

    突然,李麻子的老婆跑进来说:“麻子,出事了。大门外来了一个买东西的,赖在咱家门口不走。”

    李麻子说:“这有啥大不了的?估计就是想蹭顿饭。随他去吧。”

    李麻子老婆又说:“不行啊,关键他卖的东西太缺德。”

    李麻子问:“卖的啥?”

    李麻子老婆说:“花圈!”

    李麻子当时就蹦了,“什么?卖花圈?我老爹这儿过大寿,你在这儿卖花圈?这不是诚心给我添堵?”

    李麻子马上跑出大门,果然看到自己家大门外的树下,停着一辆农用三马车,车上满满滴一车全是花圈。

    车下还摆了两个,李麻子凑近一看,只见花圈上还有字。上联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下联是:谁做老赖,没好下场。横批:李老爷子教子有方。

    “妈个比的,这不成心说我欠债不还吗?”

    李麻子吼道:“谁的车?”

    老旺从一旁转过来,“老板,我的车,你要买花圈?”

    李麻子一看老旺,果然是昨天银行来的催款员,不由得咬牙切齿,“你马上把车开走,否则,我叫人打断你的腿。你信不信?”

    老旺说:“这房子是你家的。难道这大街也是你家的?政府也没有新规定,说不让卖花圈啊。你叫人把我腿打折?没关系,我命硬,只要死不了,我就跟你打官司打到底。看看呗,我这儿都把视频弄好了,现场直播呢。”

    李麻子一看,老旺的三马车上都架好了手机,感情开直播了。

    “你,你太可恶了。”李麻子冲过来,就要跟老旺干仗。

    这时候,李麻子的爹从大门里走出来,喝了一声:“住手。”

    李麻子听见他爹的喊声,立刻停手,“爹,这混蛋在咱家门口卖花圈,找我们的晦气。我把他撵走。”

    李麻子的爹苦笑一下说:“麻子,你的事,爹都知道。其实,你现在做生意挣了不少钱,欠人家银行的钱,还了就是了。你要是钱不够,爹还有点棺材本,给你垫上。”

    李麻子为难地说:“爹,你不明白情况。银行得制度太坑人,我借那点钱,竟然要我那么多利息。”

    李麻子爹说:“谁让你当初愿意借呢?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这事不占理。麻子,你是孝子,我可不想,等会儿亲朋好友都来了,在我们家门口看热闹。你爹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李麻子听后,长叹一声,对老旺说:“算了。我还钱。”

    老旺十分高兴,马上用手机通知等待收款的唐静,李麻子用手机银行完成了连本带息的还贷,冲老旺大吼一声,“滚!”

    老旺也不生气,呵呵一笑,掏出一百块钱给李麻子爹,“大叔,你果然是教子有方。今天我的行为有点冒犯,这点钱给你做寿礼金赔罪。对不起了,我祝你长命百岁,身体健康。”

    说完,老旺赶紧开车离开了。把三马还给棺材铺,老旺付了人家两百块钱的雇佣金。加上随礼花的一百块钱,一共用了三百块钱。

    不过这笔债务这么快要下来,老旺和唐静都可以获得一千五百块钱的提成,以及月底的若干奖金。可谓是收获颇丰。

    因为公司和银行有协定,凡是催要回来已经到账的款项,催款员都可以立刻结算提成。

    这笔钱,当然是银行方面出。老旺想把这笔钱提出来用,杨小萱倒是挺痛快,刷刷写了批准。但是,要想领现金,还要去找银行的主管领导刘振签字。

    一提起刘振,老旺有点怵头,因为昨天刚揍了刘振,自己现在去求他办事,这小子一定会报复自己。老旺就打算放弃了,等月底一块结算。可是转念一想,“我是按照合同制度办事,怕他的球?他要是不批再说。再说,银行上面还有行长,也不是他一人说了算。”

    于是,老旺就拿着杨小萱签字的条子来找刘振领钱。怀着侥幸的心理,老旺来到刘振的办公室,这位副行长板着脸,听老旺讲了来意。先唱了一下高调,把老旺这次突出的表现夸奖了一番。然后说:“老旺,按照公司的管理,这笔钱应该在月底才能发给你。”

    老旺生气地说:“刘行长,这笔单是我为公司争取的。我现在等钱用,为什么不能支给我?杨总都签字了。”

    刘振哼了一声说:“你们杨总不懂财务。要是都像她这样随意批示,我们银行司的财务制度还不乱了套?我还有点事情要办。”说完,站起来就送客。

    老旺也愤恨地哼了一声,气呼呼走出刘振的办公室。

    刘振打发走老旺,就去找银行保安队长孙大壮。孙大壮一见刘振就不满地说:“刘行长,你太不够意了。原来得罪你的那小子是个练家子。草,像这种情况,你应该早点告诉我一下。现在,我那几个朋友都挂彩了,你说咋办吧?”

    刘振骂了一声:“马拉巴子的,这小子居然还会两下子,我真的没想到。大壮,你在道上认识的人多,难道就不认几个狠点的角色?”

    孙大壮得意地说:“我的把兄弟都是在道上混的。只是不知道这小子的底细,随便找了几个兄弟,结果吃了大亏。你要教训老旺,必须找个高手才行啊。”

    刘振赶紧说:“大壮,这件事你多操操心,我现在恨不得弄死这小子。”

    孙大壮说:“高手,都是不容易请动的。江湖的规矩,你懂得。”

    刘振把心一横,“需要多少钱,你报个数。”

    孙大壮说:“天下武功共分五个级别,一星高手名曰大师。二星高手名曰霸王。三星高手名曰天尊。四星高手名曰传奇。五星高手名曰战神。像我们丽都市这种地方,大师级高手已经是凤毛麟角。偏偏我就认识一个,不过人家是我把兄弟的朋友,是海王夜总会的大保镖头子。如果他能出手,恐怕在丽都市基本找不到对手。他的出场费至少也要三万吧。”

    “三万块钱,搞定他。”刘振这一次下血本了,老旺初来乍到,不但坏了自己的好事,还把自己打了一顿,要是不好好修理他一下,自己这个副行长实在太没面子。

    孙大壮点了点头说:“不过,还有一个情况。这个高手可是名声在外,绝对不能像上次几个那样,半路上劫道打架。必须要师出有名!否则坏了大师的名声。”

    刘振这下为难了,琢磨了老半天,突然眼前一亮,“有了,我把这小子想办法支到我家去,我再偷偷交代我老婆,假意勾引他,等他上钩。就带人去捉奸。不但可以狠狠揍他一顿,说不定还能敲诈他一大笔钱。”

    打定主意后,他马上准备了钱,让孙大壮去请那个大师级高手。随后就把信贷公司的人事科长沈如云叫过来,耳语授意一番。

    老旺坐在办公室,正在寻思怎样才能通过刘振领到提成,门外一阵高跟鞋的声音,沈如云满面春风走进来。

    “老旺,忙着啊?”

    “额,沈经理啊,找我有事?”

    “咦,看你的表情,怎么不高兴啊。我听唐静说,你工作干得挺好啊。”

    “哎,兜里没钱了。我想预支一部分提成。可是刘振不批。”老旺无可奈何地说。

    沈如云呵呵一笑说:“一定是你得罪刘行长了,平时刘行长很好说话的。”

    老旺说:“我也不清楚,反正他卡着钱不给我。”

    沈如云又说:“你真笨啊,难道就不懂得走一下迂回路线?”

    “什么迂回路线?”老旺问。

    沈如云压低声音说:“刘行长离婚后,又娶了一个小老婆,他很听这个老婆的话,你要是买点礼品,去他家串门,让刘振夫人帮你吹吹耳边风,这事还那么难办吗?”

    老旺说:“没这必要吧。大不了,我跟别人借点钱,先维持着。到月底,他总不能不发吧?”

    沈如云说:“老旺,你以后还要在银行做事,跟刘行长有这个梁子解不开,对你没啥好处啊。冤仇宜解不宜结啊,他是行长,你花个百八十给他买点水果,找个台阶,这个事不就过去了?”

    老旺点头说:“你说的有点道理。一百块钱我倒不在乎,不过,刘振夫人会帮我吗?”

    沈如云说:“我和刘行长老婆挺熟呢,我们住一个小区呢,这样吧,我带你去她家,回头你办成事。请我吃饭哦。”

    “一定一定。”老旺就去买了点水果,跟沈如云来到刘振家。

    沈如云说:“你自己上去吧。我就不陪你了。我家就在后面那栋楼,有空来我家做客啊。”

    刘振的家是三室一厅的房子,他的娇妻叫罗秀梅,比他小十几岁,结婚还不到两年。此刻正懒洋洋依偎在沙发上看电视。刘振打过电话来,说明了自己要陷害老旺的意图,让妻子无论如何必须配合一下。

    “既然让我使用美人计,刘振真有你哦。你就不怕赔了夫人又折兵?”罗秀梅打趣地笑道。

    刘振哈哈一笑:“亲爱的小梅,我相信你的。另外,这小子在公司里经常跟我作对。最近又挣了一大笔钱,我必须好好教训他。要不然,他以后保准骑到我脖子上拉屎呢。”刘振故意把事情说得严重一点。

    “好了,好了。我听你的就是。”

    “恩,他到家后,你尽量多拖延一会儿时间,一个小时后,我就带人去捉奸。”

    果然,有人按门铃,罗秀梅赶紧来开门。只见老旺提着礼品站在门外。两个人互相对视了好几眼,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道:“是你?”

    “这不是老旺叔吗?你咋找到我家来了?”

    老旺也吃惊地说:“秀梅,这是你家?我以前只知道你嫁给城里的有钱人了,没想到这么巧?”

    原来,这个罗秀梅不但和老旺是一个村的,而且还是本家亲戚,按照辈分要管老旺叫堂叔。

    “老旺叔,快屋里坐。”

    老旺开心地说:“秀梅,没想到你居然嫁给了大银行的领导。好福气啊。”

    罗秀梅脸上羞红一片,“老旺叔,你是在嘲笑我吗?刘振比我大了将近二十岁。这事,我都没敢跟村里人说呢。”

    老旺急忙说:“现在这社会,笑贫不笑娼,你现在是官太太,谁敢笑话你?小梅,我是来求你办事的。”

    罗秀梅突然想起老公给自己布置的任务。就问道:“老旺叔,你在公司是不是得罪了我老公?要不然,他怎么会给你小鞋穿?”

    老旺一愣:“是吗?他想干什么?”

    罗秀梅叹了口气说:“老旺叔,我都告诉你吧。刚才我老公打电话过来,说你来我家做客,他还让我……引。诱你。然后,他再带人来捉奸……”说到这儿,罗秀梅的脸又是一阵羞红。心中暗说:“早知道来人是老旺叔你,我就不应该答应。”

    老旺气愤地说:“秀梅,你老公真是太阴损了。怎么可以这样?其实,我跟他原本也没有什么过节。而是这么回事,我都告诉你吧。你老公在公司,想要强。暴一个女同事,正好被我碰上了,我就把他打了一顿。他这才蓄意报复我。”

    “什么?这个老混蛋,居然背着我找别的女人?亏他口口声声说只爱我一个。我真是被他骗的好苦。”说到这里,罗秀梅一掩面,呜呜哭起来。

    老旺就劝说:“秀梅,你别哭了。事已至此,你哭也没用,回头好好劝劝你老公,让他做人本分点。”说完,老旺就想告辞。

    谁料,罗秀梅突然站起来,一下扑入老旺的怀中,“老旺叔,你别走。请你不要生气了,都是那混蛋不好,我替他向你道歉。”

    老旺说:“没事,我不会跟这种人一般见识的。”

    罗秀梅眼含泪花,痴痴地看着老旺,突然她的芳心一阵激动,双手捧住老旺的脸,主动奉上自己的香吻。罗秀梅的姿色不是很突出,也算是个美女,但是她的身材很不错,丰满的酥胸,紧紧挤压着老旺的胸膛。加上小香舌主动伸入老旺口中。

    “秀梅,你这是干什么?”老旺有点慌了。

    罗秀梅说:“老旺叔,你人好,我从小就喜欢你。今天,是老天爷故意安排你来到我家……”罗秀梅说着,抱着老旺用力地亲。

    老旺立刻被撩。拨的起火,罗秀梅主动脱光自己的衣服,双目含情望着老旺,“老旺叔,我很早就喜欢你了,可是我们是亲戚,没有办法跟你在一起。只能嫁给一个只会骗人的老混蛋。我好想得到你的爱,求你给我一次吧。就算报复刘振,赏给他一顶绿帽,行吗?”

    面对罗秀梅的诱惑,老旺实在没法克制自己,另外,刘振几次三番的找自己的麻烦,自己正好上了他老婆,让他赔了夫人又折兵。于是,老旺双手抱住罗秀梅的纤腰,把她放倒在沙发上,然后就重重压下去。

    老旺也紧紧地抱住罗秀梅,并将嘴贴近罗秀梅的耳根,轻轻的咬了一下,罗秀梅的身子突然不断地颤抖起来,同时嘴里发出压抑的闷哼,并左右猛摆。原来耳朵就是罗秀梅的性感带。

    老旺大喜,嘴里轻轻的咬着罗秀梅的耳朵,而手却不断地玩弄着那两个裸露出来的美乳,只见罗秀梅的美乳弹跳着一会儿并拢,一会儿又分开,那对可爱娇美的玉兔肆意的在老旺的手中变换着形状,此时的老旺已经无法控制住自己。

    更而令老旺高兴的是,怀里这个千娇百媚的少妇是刘振的老婆,“刘振,让你欺负我,我就欺负你老婆!”老旺的又手一路长驱直入,插进罗秀梅的下体。

    “呃……”一声娇媚的呻吟传出,原来是罗秀梅忍不住刺激而娇啼一声,而那僵硬的玉体此时紧张得直打颤。

    老旺那只插进罗秀梅下体的的手开始轻轻的抽。插起来,“啊……啊……嗯……哦……啊……”

    老旺双管齐下,手指不断地抽。插着罗秀梅的下体,而嘴巴开始沿着的面颊、颈项和耳珠等地,向罗秀梅的美乳发起了进攻。

    片刻之后,老旺已经亲吻到了吻到罗秀梅挺拔高耸的玉峰上,只见老旺将罗秀梅的樱桃吸进嘴内,不停吸啜,而罗秀梅那早已坚硬的樱桃在老旺舌尖的挑逗下变得愈发的俏立挺拔起来。

    老旺的另外一只手用力的揉弄着罗秀梅的双乳,雪白的乳肉在指掌间变得一片通红,终于,老旺抵受不住诱惑,把头探进罗秀梅的双腿之间,抚摸着大腿内侧娇嫩滑。腻的肌肤,舌头朝着桃花洞口前进。

    手指梳了梳上面的森林,因为溪水的浸润,湿答答的森林自然地沾成了缕,把酷似蜜汁欲滴的水蜜桃形状的洞口露出来。洞口的细缝微微张着,现出里面一圈粉红色被淫水沾湿得闪亮晶莹的嫩肉。嫩肉上方,蜜唇花瓣褶皱的交汇处,一颗艳红的肉菱从包皮里钻出尖尖的小头,随着蜜唇花瓣的颤动而不住微微抖动着。

    老旺的中指顶在已尖尖翘起的珍珠花蒂上,然后再猛地向前一送,指头便重重摩擦着最受不了刺激的珍珠花蒂,滑进了肉缝中。

    “啊啊……”罗秀梅被强烈的刺激使她如触电般的挺起上身,丰满坚实的玉峰在空气中乱摇乱甩,因不住摩擦沙发表面皮质而聚起的汗水也发射线般地四处溅着。

    很快因为没有支撑,她的上身又软软地倒下去,“老旺叔,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快点操我吧!”

    老旺看着罗秀梅的媚态,口干舌燥,心脏跳动如雷。

    他迅速地脱下裤子,上装也来不及脱,就赤裸着下身朝这软弱无依、傍惶无措的少妇那同样赤裸的下体压下去。双腿用力慢慢顶开罗秀梅紧合的大腿,巨蟒早已经充血待命,蟒头更已抵在罗秀梅的蜜唇花瓣上。

    而被老旺这如此重重一压,罗秀梅感觉到一根火热滚烫的硬绷绷的巨蟒紧紧地顶在了她柔软的桃花洞口。罗秀梅紧紧搂着老旺的腰:“快进来……”

    老旺腰间轻轻用力,蟒头已挤开罗秀梅的两片性感蜜唇花瓣,慢慢插入她的桃花洞内,罗秀梅的甬道即小又浅,可见刘振忙于工作,平时不怎么开发老婆,真是暴殄天物,老旺无不遗憾的想。

    老旺的粗大巨蟒向罗秀梅的桃花洞深处的滑动,将另一种火辣辣的疼痛传向她的全身。令人遗憾的是粗大巨蟒只进了一半多一点就到达了底端。由于前戏充分,所以罗秀梅的桃花洞甬道内虽然很紧但是却十分的湿润,而且热热的十分温暖,令老旺十分的舒服,真是一个极品美穴!老旺不禁感叹。

    “老旺叔,你真大,我从来没有……被这样大的家伙操过……你……用力干我!”罗秀梅紧紧搂着老旺的肩膀,下身用力往上挺。

    老旺的巨蟒紧紧抵着罗秀梅的花心,一只手臂揽住罗秀梅前倾的细腰,下腹逐渐加快抽。插的频率,另一只手抓住她的一只玉峰细细揉玩,时不当的,手指还拈起她的樱桃又搓又捻。渐渐的,红肿的樱桃变得更加硬了,窄小的洞府也慢慢适应了老旺的大巨蟒,活。塞运动开始变得顺畅起来。

    就在这时候,刘振打电话过来,罗秀梅怔了一下,只好接听电话,刘振问:“小梅,那个人来了没有?”

    “恩,来了……就要来了……”罗秀梅意识到自己马上就要高潮了,“恩,……啊,用力。”

    刘振纳闷地问:“用什么力?”

    罗秀梅吓了一跳,赶紧更正说:“老公,那个人去洗手间了。刚才,他好色啊,盯着人家一阵猛看。”

    刘振惊道:“难道,你又没穿内衣?”

    罗秀梅羞答答滴说:“人家,没顾上穿呢,他就来按门铃……我怕耽误你的事,就没顾上。”

    刘振气的咬牙切齿,“小梅,等会看我怎么收拾他。你勾引他没有?”

    这时候,罗秀梅羞的满脸通红,她一边跟丈夫通电话,一边承受老旺的猛烈撞击!老旺更是把插在桃花洞甬道里的巨蟒加快了抽。插的频率,但那愈来愈强的鼓胀快。感,顶着桃花洞甬道肉壁强烈的冲击,仍然动摇着罗秀梅的意念,俩人的呼吸都变的粗快起来。

    刘振问:“我多少时间上去捉奸?”

    罗秀梅含糊不清地说:“再等一会儿,我打给你,现在,我还没有呢……要丢……”

    老旺忍不住张开了嘴,一边狂插着罗秀梅,一边哼着粗气,急促的气息不断吹到罗秀梅的耳鬓,奇痒难耐。罗秀梅赶紧咬住嘴唇,生怕自己那放荡的呻吟被刘振察觉。

    刘振皱起眉头,问:“小梅,那家伙还没从卫生间出来?”

    罗秀梅断断续续说:“快了……就要出来了……出来了。”与此同时,她的娇躯一阵剧烈颤抖,大量的春水泄出来。

    刘振一听老婆出来了,大喜,“小梅,他是不是出来了,那你赶紧勾引他一下,十分钟后,我就带人冲上去。”说完,刘振挂了电话,开始布置任务。

    一瘸一拐从地上爬起来,罗金山吐了一口嘴里的鲜血,双眼发红看了看老旺,他此刻已经清楚了,自己不是人家的对手。罗金山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今天自己再打下去,也是自讨苦吃,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他哼了一声,也不跟刘振说话,扭头就走出大门。

    看到罗金山居然一个人走了,是灰溜溜的败走了。刘振有点害怕了。看了看正斜着眼睛看着他的老旺。刘振咽了一口口水,强仗着胆子说:“老旺,你……你太不像话了。在我家打架,把我家的家具都打烂了,我要报警……”

    刘振掏出电话,刚要报警。老旺走过来,一抬手,先给了刘振一个大嘴巴,这一巴掌打的刘振晕头转向。当着自己的妻子,被别人打脸,这个味道可真不好受。刘振恼羞成怒。“我是行长,连我都敢打?你小子不想混了?”

    还不等刘振把狠话说出来,老旺一把扭住他的脖领子,冷声说道:“刘振。你不要以为你是副行长,就可以为所欲为。今天咱们把话说明白。你在公司调戏女员工。还招人暗地报复我,今天又设了美人计,让你老婆在家勾引我。这些小把戏,我都没说错吧。警察来了更好,我要让公司所有人,全都知道知道你的为人。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已经构成了刑事犯罪。”

    刘振被老旺这几句话吓得一哆嗦,不过,他小眼睛转了转,马上不示弱地说:“老旺,你不要血口喷人。明明是你调戏我老婆……”

    谁料,刘振这句话刚说完,旁边的罗秀梅就骂开了:“刘振,你胡说八道,老旺是我本家叔叔,他怎么可能调戏我?”

    这句话一说,刘振傻眼了,看看老旺,问:“你是罗盘岭的?”

    老旺哼了一声说:“秀梅说的没错,我是她堂叔。刚才我把你在公司的事,都告诉秀梅了。”

    “刘振,你这个王八蛋。原来你在公司背着我养着小三啊?你说你还算不算男人,让我去勾搭别的男人……呜呜……我不活了。”罗秀梅开始又哭又闹。

    刘振看到老婆又哭又闹,完全把自己的计划打乱了,心中也慌了,“老旺……你不要没有证据在这里胡说八道。我刘振乃是堂堂正正男子汉,我心中只有我老婆小梅一个女人。我怎么可能有别的女人?我不管你是不是她叔叔,你马上给我我道歉,我家损坏的这些家具就不用你赔了。”

    老旺看到刘振服软了,心中一阵好笑,不过,他不想就这样便宜这混蛋。老旺阴着脸说:“刘振,如果你愿意私了,我就不向公安机关揭发你的罪行了。你赔偿我三千块钱损失费……”

    “什么,我还要给你钱?”刘振气的跳了起来。

    老旺心中也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自己今天上了操了刘振的老婆,还打了人家刘振的朋友。毁坏了人家刘振的家具,再要讹诈人家金钱,确实有点邪恶。

    可是,罗秀梅突然插嘴,“老旺叔,求你放过我老公吧,我们愿意出钱。”说着,她马上跑进卧室,把保险柜打开,将里面的现金全部抓在手中,数也不数,跑过出一股脑全都塞给老旺。“你看看这些钱够不够?”

    老旺看了看那些钱,至少也得有七八千,心中暗道:“秀梅你这个小荡妇,算是给刘振把绿帽子戴到家了。这钱,我不要白不要。以后有机会,再来好好操你这个小荡妇。”

    刘振看到老婆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心中有点肉疼,不过,他也不想把这件事闹大,尤其,老旺知道自己想强。暴唐静那件事。要是被罗秀梅知道了真相,岂不是又要跟自己闹离婚?所以他也只好忍痛割爱了。

    老旺把钱接过来,塞进裤兜里,对刘振说:“刘振,看在你老婆是我堂侄女的情分上,我就不为难你了。不过,我急着用钱,我的业务提成需要立刻支取,那一千五百块钱,你说怎么办吧?”

    刘振小眼睛转转,觉得好汉不吃眼前亏,自己今日必须忍得胯下之辱,今后在好好报复老旺。于是他脸色一变,笑呵呵说道:“老旺叔,早知道你是秀梅的本家叔,我就不难为你了。这样吧,下午你找我支取提成去。我保证一分钱也不少。”

    老旺点点头,说:“那好吧。刘振,今天的事,就这样算了,你那朋友受了点伤,回头你请人家吃顿饭,我走了。”

    当天下午,老旺来找刘振,刘振果然给签了字,老旺领到了属于自己的第一桶金。

    “老旺,没想到你刚来公司就挣到了提成,你得请客哦。”沈如云笑盈盈地说道。

    老旺心道:“这个沈经理估计和刘振穿一条裤子,没准是刘振的情。妇呢。请客,到也不要紧。反正刘振老婆给了七八千块钱。”

    于是,刘振就说:“请客绝对没有问题。等会儿唐静回来了,我请你们吃海鲜去。”

    老旺等唐静回来,就伙同沈如云一起离开银行,直奔海鲜城。

    半路上老旺给秦雨发了个微信,说自己今天晚上有客户,不回家吃饭了。

    三个人一起来到蓬莱仙境海鲜城。沈如云还真是不客气,下手毫不留情,点了很多好吃的。老旺真担心,这样吃下去,会把她吃成小胖猪。

    “沈经理,这么多你吃得了吗?”

    沈如云微微一笑:“老旺哥,你心疼钱了?”

    老旺笑道:“没有啊。我是担心你吃胖了。”

    “才不会呢,人家每天下班后,都要去跆拳道馆练上一个多小时。每天早上也要跑步。会消耗大量热能的,你不要笑话我,我是个吃货呢。”沈如云说着,已经开吃了。

    一旁的唐静比较文雅,笑了笑说:“我要是也能像你这样随便吃就好喽。沈经理,真是羡慕你啊。”

    沈如云停下嘴巴说:“小静,想吃就吃,你都是有老公的人了。又不用担心吃胖了没人要。”

    唐静摇摇头:“那可不行,现在的男人,变心变得快着呢,我要是吃成水桶,我男朋友非得另寻新欢不可。哈哈。”

    沈如云哈哈笑道:“他敢,他要是敢抛弃小静,我一脚把他踢成残废。”说着,沈如云居然做出一个下流的动作,老旺猜想,这一脚一定是踢到唐静老公裤裆里去了。

    唐静生气地苦笑,摇了摇头,说:“沈经理,老旺在这儿,你说话不要没遮挡,小心你男朋友嫌你太野,也抛弃了你。”

    沈如云满不在乎地说:“我老公又不会哄人,挣钱也不多,他要是跟我分手,我求之不得呢。回头我马上找一个像老旺这样帅气的男朋友。”

    老旺情不自禁摸摸自己的脸,“我真的很帅吗?”

    沈如云笑嘻嘻说:“真的很帅哦,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你这么又帅,又成熟的。”

    老旺听完,有点飘飘然了。沈如云毫无顾及的谈论着老旺的长相,旁边的唐静脸都红透了,老旺觉得沈如云这个女人倒也直率的可爱,哈哈笑着道:“沈经理,多谢夸奖,长这么大你可是第一个夸我帅的女孩子。”

    “我靠,这怎么可能,你之前遇到的那些女孩儿难道都是瞎子。”沈如云满面的不信,语气斩钉截铁。唐静脸越发的红了,放下筷子,推了她一下,“沈经理,你脸皮真够厚的。”

    沈如云又是嘿嘿一笑,“不。厚啊。”她装模作样的捏捏自己的面颊,转而捏捏唐静的脸蛋,“小静,你也是有男朋友的人了,和男人上床无数次了,脸皮怎么比我的还薄哪?”

    老旺暗自好笑,沈如云的性格真够火爆的,什么都说得出来,而唐静越发的羞不可抑,不解气的用粉拳捶着沈如云,“沈如云,你不乱说,能死啊?”二女笑闹一阵,沈如云又把注意力转移到笑呵呵的老旺身上。

    “老旺,你怎么不把老婆带过来,一起吃饭?”

    老旺双手一摊:“我妻子十年前就生病去世了。”

    沈如云大吃一惊,“老旺,这么说你是单身?”

    老旺叹了口气说:“没错。”

    “这么多年,你就没再找个女人?”沈如云有点疑惑。

    老旺憨厚一笑,说:“儿子小,不敢找。生怕对儿子不好。现在儿子都结婚了,我似乎刚有点想法。”

    沈如云说,“老旺,原来你是一个受过伤,而且有着大爱的男人,你的这件事就包在我和小静身上。一定给你介绍一个好的女朋友。”

    唐静苦笑:“沈经理,这种事你也敢包?我可包不来,我那些女同学,基本上都结婚了。没生孩子的,恐怕都剩下没几个了。”

    沈如云话题一转,“小静,你好像还没有生育吧?为什么啊?该不是你老公那方面不行吧?”

    唐静又气又好笑地伸出双手,又把沈如云蹂。躏一番,“沈经理,你就会捉弄我。不瞒你说,我们是不敢生啊。我老公收入不稳定,一年下来也挣不了几个钱。房子都没买,生了孩子,那什么养啊?”

    正说着,唐静的手机响了,她接完电话说:“我老公回来了。不陪你们了,我得回家去看看……”说着就站了起来,跟二人告辞。

    送走唐静,老旺发现沈如云一个人捂着嘴巴偷笑,不解地问:“沈经理,你笑什么啊?”

    沈如云止住笑,说:“刚才你没有注意啊,小静接电话的时候,脸都红了。”

    老旺点头,“恩,我倒是注意到了。不过,究竟怎么回事,我不是很明白。”

    沈如云呵呵笑着说:“小静的老公是个混社会的,每个月只有少数时间在家,大都在外面混日子。偶尔回来住几天,当然是找小静约炮啦。小别胜新婚这都不懂啊?”

    老旺哈哈一笑,“沈经理,你真是个人精,这也能猜得到?”

    沈如云得意地说:“也不全是猜的,有一次我去小静家中,找她有点急事。也是下午下班这个时间,见她家房门虚掩着,就冒失地闯进去,天呐!小静正和她老公在客厅沙发上大干呢。”

    说到这里,沈如云突然把目光转向老旺,神秘一笑,观察了一下老旺的反应,又说:“我还偷拍了一张照片呢,小静皮肤白腻,身材诱人,承欢男人膝下那种妩媚,真令人受不了呢。”

    老旺不自在地耸耸肩,“沈经理,你这样做,有点不道德吧。小静要是知道了,会不高兴的。”

    沈如云满不在乎地说:“小静和我年龄相仿,也是性情中人,思想也较前卫,她不会在意的。再说,我也不会给她四处传播。”

    老旺摇头苦笑,不知道沈如云跟自己说这些有什么用意。

    “老旺,没有女朋友的滋味,很不好受吧?”沈如云突然又蹦出一句让老旺感到很尴尬的话。因为这时候,老旺身体的某个部件,已经悄悄发硬,完全是他刚才幻想了一下,唐静那丰满诱人的酮体所致。

    沈如云一低头,也正好瞧见了老旺那臌胀的裤裆,她暧昧一笑,悄悄把手伸出来,在老旺的帐篷上摸了一把,柔声说:“老旺,你人品好,长得帅,身体也壮,哪个女人跟了你,可是她的福气啊。”

    “沈经理,别摸……”老旺有点担心被别人看见,自己和女同事在饭店的餐桌下玩暧昧。

    沈如云却笑盈盈地说:“老旺,你还挺害羞的啊?让我摸摸咋的了,难道比你自己摸不舒服吗?告诉我,没有女人,你是自己撸飞机,还是花钱找鸡?”沈如云一边问,一边用那只手隔着裤子轻轻揉着老旺的家伙。

    老旺顿时变得钢钢硬,沈如云心中感叹:“老旺的家伙真大啊,还这么硬,要是再能持久点,真是件极品啊。”

    “呃,沈经理。你吃好了吗?我去结账。”老旺觉得再被她摸下去,自己就要出丑了。他刚刚站起来。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厉喝,“小云,你怎么在这儿?”

    老旺和沈如云闻声全都扭头看去,只见一个身高一米九出头,浑身长满腱子肉的彪形大汉从楼上走下来。他身边还有三个同伴,看到这几个人,沈如云赶紧把手缩回来说道:“剑峰,你也在这儿吃饭?”

    来人名叫牛剑锋,正是沈如云的男朋友,他看到自己漂亮的女朋友,和一个陌生男人在一起吃饭,而且说笑自如,心中很醋意。板着脸问:“他是谁?”

    沈如云哦了一声,说:“忘记给你介绍了,我公司的同事,老旺。老旺,他是我男朋友,牛剑锋。”

    “你好。”老旺友好地伸出手,谁料,牛剑锋却装作没看见,而是哼了一声问沈如云,“我下午给你打电话,说今天晚上陪客人一起吃个饭。你怎么说没空,需要加班?”

    沈如云脸色变了变,解释说:“是这样的。当时我们杨总给我安排了不少工作。我真的没有时间。下午,杨总又安排老旺过来给我帮忙,我们俩忙活好半天,还没有把工作完成。所以,我请人家吃个饭。吃完饭,继续回公司干。”

    老旺担心牛剑锋误会自己,也帮着解释,“是啊,最近公司业务很多。我帮沈经理干了好久呢。”

    老旺说话乡下口音挺重,把帮字说的挺含糊,牛剑锋听成我把沈经理“干”了好久呢。

    牛剑锋早就怀疑自己女友有出轨,一直查不到证据,今天抓到她和男同事单独吃饭,而且有说有笑。刚才没太注意,自己女友的手好像还放在那男人的大腿上,该不是在这儿给那混蛋打飞机吧?

    可是,自己没有证据,也不好发火。毕竟女朋友年轻漂亮,而且挣得又多。牛剑锋忍着火气,又问:“你们这顿饭多少钱?我去一起结账。”

    老旺本想说是自己请客,可是沈如云示意他不要管了,老旺也就没敢说话。牛剑锋亲自去结了帐,一买单,足足花了一千块钱,自己那桌五六个人才花五百。没想到女朋友请一个同事,也花了五百。牛剑锋心中有点肉疼。自己也不是高收入,关键是女朋友跟对方关系不明,自己这钱花的有点冤。

    本想找沈如云再问问,可是沈如云却推说还要赶回去加班,硬是跟老旺一起走了。他身后的同伴看出端倪。“牛哥,你是不是怀疑,嫂子跟这个小子有私情?”

    牛剑锋点点头说:“小三,你表姐不是也在商业银行上班吗?让他帮我打听一下。刚才小子是谁?”

    小三点头,马上拔通了表姐的电话……

    老旺和沈如云假装回到公司加班,人事部的办公室早就没人了。冷冷清清的。看到沈如云有点神不在焉,老旺说:“沈经理,刚才在饭店,本应该是我请客。结果让你老公破费了。我看,改天我再补回来吧。”

    沈如云生气地说:“不用。”

    老旺又说:“沈经理,我看你老公对我好像有点误会,最好跟他解释一下。”

    沈如云则说:“不解释。”

    “沈经理,你和你男朋友关系是不是有危机?”

    沈如云叹口气说:“牛剑锋那样子你也看见了,当初我确实挺喜欢他的,可是,后来觉得他太霸道了,跟我性格不配套。想分手,他又不肯,每次我闹要分手的时候,他就跪下求我,我心一软,到现在一直凑活过。”

    “老旺,刚才的事,你别往心里去。”

    老旺点点头说:“不会的。我心宽,不记仇。”

    沈如云幽幽一笑,“老旺,我就喜欢你这种性格的。”说话同时,沈如云身子往前一凑,竟然贴到了老旺身上。

    她身上那诱人的香水味刺激的老旺神经末梢发涨,内心充满了欲望。

    “老旺,我先前问你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老旺问:“什么问题?”

    沈如云轻笑一下,说:“你想女人的时候,自己撸,还是找鸡?”

    老旺脸一红,“沈经理,这种隐私,我不说不行吗。”

    沈如云却骄横地说:“不行,我就是要知道。”

    老旺只好说:“自己撸。我从来没有找过鸡。”

    沈如云听完后,哈哈大笑起来,“老旺,你真是老好人。对了,你想不想尝尝女人的滋味?”

    看着沈如云那漂亮的脸蛋,以及贴在自己身上柔软喷香的身体,老旺吞了口口水说:“想。”

    沈如云就把手伸向老旺的裤裆,“老旺,干我!”

    看到美女上司如此主动,老旺也忍不住了,一把将她抱紧道:“沈经理,这可是你主动求我的!”

    沈如云娇喘着,说:“对,是我求你干我!老旺,用你的大家伙,干我!”说完就吻了上去,她张开性感的嘴唇将甜美滑。腻的香舌送给老旺舔弄吮吸着,老旺的左手摸着她黑色丝袜的性感美腿,从小腿向上抚摸着,感受那丝袜带来的丝质感觉,刺激着他摸向沈如云的神秘地带……

    她的黑色OL套装里面,黑色性感吊带丝袜的顶端只有一件黑色丁字裤,透明十分高,真的好性感好诱人!

    老旺顺着那条黑丝小内内摸到她的芳草萋萋鹦鹉洲,那里已经春潮泛滥了,湿湿的一片,老旺的左手从套装上衣的V领处伸向她的胸部,解开套装上衣的扣子,将衣服朝两边分开,丝质黑色胸罩下两只玉峰不是很大,却美艳诱惑,两个刚好一手握住的圣女峰在沈如云的呼吸之下有弹性的起伏着。

    老旺轻轻的拨弄着一个樱桃,那个圣女峰就倔强的弹动起来,老旺激动的将沈如云抱着放在面前的宽大办公桌上,让她美臀坐在办公桌上面,老旺将右手摸向她雪白娇挺的圣女峰,左手则在她的美腿上面抚摸着,感受那黑色吊带丝袜裹在她修长白皙的美腿上面的感觉,老旺难受极了,掏出已经充血愤怒的大肉蟒。

    拉过她芊芊小手抓住老旺的大肉蟒,沈如云就抓着老旺的大肉蟒上下套弄起来。

    “哦哦哦……好舒服。”老旺口中发出舒服的声音。

    老旺将嘴含住沈如云的一个圣女峰,用舌头在她粉红细嫩的樱桃上面打转,沈如云如被电击,柔若无骨的雪白胴体轻颤不已。雪藕般的柔软玉臂僵直地紧绷着,葱白般的纤纤素手痉挛似地紧紧抓住办公桌,一声急促婉转的娇呼,沈如云优美的脖颈猛地向后仰起,一张火红的俏脸上柳眉微皱、星眸紧闭、贝齿轻咬,纤秀柔美的小脚上十根娇小玲珑的可爱玉趾僵...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